网站公告

织发即补发。
补发(Hair Wearing)是一种新的头发添加方法,也叫织发。秃顶、谢顶、头发稀少或者是只想改变发型都可以通过织发来解决问题。织发的原理并不复杂,要了解它的做法,先要了解织发及织发技术说明:织发是将头发编织在一个特制的"底"(Foundation)----俗称人造头皮上,而"底 "的材料是采取透气排汗而且很舒适无副作用物质,头发也选用100%真人头发,全部都经过精挑细选及消毒处理。然后根据客人的脱发面积、发质、颜色和所需的发型,做一个恰当配合的织发来。这是现时最流行、快捷、安全和实际增加头发的方法... ...


织发小贴士:用过织发产品的一般都是一些普通的单层网底,头发是经过手工钩织在网底上的,拨开头发细看的话,可以看到头发在网底上打的一个死结,也有使用双层网的,之不过是在里面多加上了一层网料,技术上并没有什么差异,而现在的递针技术是在底层网钩织好以后又在上面加上一层接近皮肤颜色的细网,然后将下面钩织好的头发再从细网中间一根一根的穿过来,这样看上去就更加的逼真,拨开头发也不回看见上面打结的痕迹,所以能够达到更加真实自然的效果,递针技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特点就是淘汰了PU胶皮技术,一般使用过织发产品的客户都很清楚,PU胶皮虽然仿真度不错,但是最大的缺点就是不透气,尤其是在夏季,而递针技术敲好就解决了这个问题。由于做工复杂,递针织发自然要比普通的织发价格高一些,钩织的时间也相对的会长一点。

 联系方式

美真织发
联系人:杨经理
电 话:0537-3281118
手 机:15253728666
邮 编:272100
Q Q:281446223
邮 箱:281446223@qq.com
地 址:济宁市金宇路与火炬路交叉口置城国际A座24层30号

 新闻中心
 
新闻资讯
“开这家店,不只是做生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8/6/26 17:00:39 阅读:3210

浙江省肿瘤医院位于杭州市的广济路上,不宽的街道上林立着众多店铺,每一天路上都是熙熙攘攘的人,时不时有拿着病历本、检验结果者匆匆走过。管女士1997年在这里开理发店,两年后开始做假发生意,一直以来一个人守着20平方米左右的店面,这是附近最早的假发店。许多病人在这里剪光头发,换上假发。 “病人都是去了来来了去” “我没算过每天有多少人来。”管女士说。浙江省肿瘤医院是三甲医院,就诊患者遍布全国,年门诊量43万余人次。病人和家属来来往往,有的只出现一次,有的在这条路上奔波好几年。有的患者可以5分钟买下一顶样式好看的假发,有的要家人几个小时安抚才能坐到理发台上。 有一个20多岁的女孩在化疗时独自来挑假发,临走时还让管女士配合互相转账5000元,调皮地说:“我要逗我爸,说我买了5000元假发。”一位30多岁的姑娘不愿剪光头发,她的母亲在一旁低声安慰,管女士不说话,只是将镜子转向一旁,让姑娘看不见自己。 假发店每天都在上演着人生悲喜,这样的悲喜也影响着家人。有一个替母亲来挑假发的姑娘,试戴一定要到店外阳光下看看效果;有老母亲看着女儿剃光头,也索性剃光一头白发戴假发;有50多岁的中年男子替病床上的妻子清洗假发,再吹一个好看的发型,为了不变形得托着假发,但男人觉得这样上街别扭。“有什么丑的,你老婆剃光头了你都不觉得丑。”管女士说,最终男人托着假发走回医院。 还有一位患乳腺癌的姑娘已经康复,回来复查,顺便看看管女士,得知姑娘即将结婚,管女士问她怎么一个人来,姑娘说不好让未婚夫知道,管女士笑她傻:“以后都是亲人,总是会知道的。”假发店每天不断有人来,有熟识的,有陌生的。“回头客多就不好了,说明病就复发了。病人都是去了来来了去。” 经常复查的患者都和管女士成了朋友,在外地的不时托她取病历单。前几天有一个曾经的患者从湖州市安吉县来复查,特地到店里找管女士聊天。“我们连对方的电话都没有,以前她看病时候经常来洗头。”正说着,门口来了一位老顾客,“老家春笋发了,周一给你带些过来?” 假发也代表着希望 店里九成客人是女性,大部分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乳腺癌患者尤其多。“女人都爱美,长头发剃了都很可惜。”有一位常来复查的47岁的女客人和她熟识,“身体恢复蛮好,就是相貌变了,来时很漂亮头发很长。昨天说自己完全变了个人,长头发时骑车还有小伙子吹口哨。现在都没人多看她一眼。”也有病人已经康复,觉得戴假发更好看,经常过来剃剃头再换个假发。 在医院门口开了20年的店,管女士说病人最需要的是家人。“家人待他好,心里就好过一点。”但是好心态不能打败疾病。前几天店里来了一位70多岁的老人,患病多年,朋友一直陪他来理发,这次他孤身一人,问起来,老人说朋友先一步走了。 管女士的店在这附近小有名气,有很多病人被介绍过来买假发,还有人康复后,把假发送回来。有远方陌生的康复患者寄来用过的四顶假发,有一位60多岁曾患乳腺癌的女士,专程坐车送来曾陪伴她的假发,她说若别人不嫌弃就送出去。管女士认真清洗送来的假发,放在一个专门的柜子里,在她看来,假发是病人生病时抓住的一丝希望。“开这家店,不只是做生意。” 管女士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店里。即便过年期间,也只关门了五天。“随时都可能有人来,店里没人怎么办?”作为生意人,她不记账,没计算到底赚了多少钱,还接受病人的赊账,“病人没钱买,我送也是愿意的。”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干式喷漆房